政府出钱补助!这里高校毕业生创业最多能拿到50万元

政府出钱补助!这里高校毕业生创业,最多能拿到50万元→

《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7月5日重磅揭晓了“中国十大美好生活城市”榜单,他们分别是上海、长沙、长春、北京、青岛、昆明、济南、海口、深圳、厦门。这个榜单是基于十万公众参与问卷调查得出的结果。“大调查”不仅从消费投资、休闲娱乐、工作就业等方面了解百姓的生活感受,还通过收入水平、教育质量、医疗服务、法治环境、政府服务意识等21项满意度指标让人们对自己所在的城市进行评价。

眼下,正是各大高校的毕业季。据统计,2020届高校毕业生规模将达到874万人。在疫情影响下,他们面临着比往年更加严峻的就业形势。本次中国经济大调查的报告显示,16.47%的在校学生认为,就业问题是第一大难题。

这个平台不仅解决了家政服务的难题,还给青岛本地的待业人员搭建了就业平台,目前这个平台线上入驻企业达到了800余家,线下的实体入驻企业也已经有60多家。目前,累计登记的家庭服务行业从业人员已经超过了30000余人,青岛市本地从业人员就有6000余人。在今年上半年,就有2000余人加入了家庭服务行业。

受疫情影响,这个务工市场五月中旬以后才开门营业,但最近一个月凭借这个系统,已经完成了上千名外来务工者的精准就业。疫情期间,务工市场共组织网络招聘会84场,有2500家企业参与其中,共开发储备了40000余个岗位,与此同时他们还印制了5000余份灵活务工岗位信息手册,发放给周边的务工人员。不仅如此,这个人才务工市场还开展培训,针对市场的需求培训月嫂、育儿嫂、老人陪护员等特殊的服务技能。

今年的《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显示不同收入群体最关心的都是就业问题,而衡量一座城市能不能给人带来幸福感,百姓能不能生活美好,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就是就业率。就业可以带来收入,带来生活的稳定。眼下受到疫情影响,就业问题的严峻性更是不言而喻。在中央的“六稳”“六保”政策中,“六稳”的第一个“稳”是稳就业,“六保”的第一个“保”是保居民就业,“饭碗”的分量可见一斑。稳就业怎么“稳”?保居民就业又怎么“保”?刚刚公布的十大美好生活城市给我们提供了有效的参考。希望这些城市在就业和创业扶持方面的举措能给您带来启示。

同田野一样,湖南农业大学的博士莫博程也把自己的创业理想目标定在了农业。他主导研发的实蝇诱捕球,已被推广到二十多个省市的农业生产当中,被称为“柑橘医生”。

长沙真金白银扶持高校毕业生创业

电焊工庄仕团是土生土长的青岛人,一直在建筑工地做电焊工。年初因为疫情的缘故,工地停工,他不得不失业在家,而这时候,这家船厂的厂长,罗代成也正在为找不到技术工人而苦恼不已。青岛市人社局迅速摸排了全市各行业用工和复产情况。最终通过大数据平台,把电焊工庄仕团和船厂老板罗代成连在了一起。

四年前,田野从湖南大学车辆工程专业毕业,选择留在长沙创业,本来以为只要有技术,一切都很简单,没想到要想创办一家公司,资金和场地都是绕不过去的坎。正在他彷徨之际,长沙市政府人社局就业处主动上门,在仔细了解了他的创业内容和未来前景后,没几天,长沙市政府的的第一笔创业扶持资金就到位了,还向他提供了免费的办公场地。

《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的数据显示,在针对城市治理能力和社会服务的20多项满意度指标中,长沙人对公共文化服务、就业环境和治安状况的满意度明显高出全国省会及直辖市的平均值,而且在创业环境和创业扶持方面长沙人的满意度也高于平均水平。这个城市,连续12届入选中国十大幸福感城市。

这个城市的用工大数据太实用了!

庄仕团来到船厂后,从头学起,几个月下来,他已经成了这个船厂的骨干技术。每个月的收入能有8000到10000元。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专区

同样通过大数据平台找到工作的还有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的刘井全,他和同样通过大数据招工的一家餐厅老板谈了40分钟就握手准备签合同了。能得到一份餐厅配菜的工作,53岁的刘井全很满意。

这个市场是2014年,由青岛人社局牵头,青岛市、区两级政府共同投资一千多万元,由原来的马路市场改建成的一个人才基地,目前已经有21家常驻人力资源机构入驻这里,储备岗位都有7000余个。

莫博程的橘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创立至今,已经研发量产了二十多种抑制各类虫害的绿色防治产品,年营业额近千万。莫博程告诉记者,创业初期,长沙市政府人社局的创新创业导师为他提供了非常多的帮助。

有了政府的帮扶,田野的公司终于起步。眼下,他们的无人拖拉机才刚刚完成初号机的设计和使用,就已经有很多公司对他们的产品提出了购买意向。

由青岛市人社局和民政局共同发起的家庭服务公共平台——青岛市家庭服务产业生态圈,帮助家政服务从业人员耿爱花从3月底逐渐恢复了接单,现在的收入已经与去年同期差不多,一个月的收入有四五千元。有了政府部门的介入,市民们也觉得心里踏实。

湖南长沙郊区的一块农田里,一台无人驾驶的拖拉机正在田间耕种。这台电动无人拖拉机就是田野的团队刚刚设计出来的。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政府牵头,社会组织,利用网络建立大数据平台,把用工企业和工人紧密连接起来,让各个年龄段的待业人员都能找到一份工作。在2020年《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报告中,在针对本地治理能力和社会服务的20多项满意度指标中,青岛有9项高于全国省会城市及直辖市和4个计划单列城市的平均水平,尤其在就业环境方面,以5.33的数值高于全国均值0.92个百分点。

最多能拿到50万元补助

青岛罗家营社区大大小小聚集了十几家造船厂,一年四季订单不断,但是今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一下子打破了这些船厂原有的生产计划,春节前,山东省青岛市福岸船厂有200名技术工人,但春节后回来上班的只有三十多人。

这套大数据系统位于青岛灵活务工市场里。可以实时发布劳务信息、数据统计和岗位工资指导价位等,供需双方的要求都清清楚楚,这样就容易在短时间内促成企业招聘的完成。

在长沙,这样的创业故事并不是特例。长沙市人社局就业处处长肖丽娜告诉记者,高校毕业生创业,好的项目最多可以拿到50万元的补助。《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的报告显示,在针对城市治理能力和社会服务的20多项满意度指标中,长沙有13项高于省会城市及直辖市平均值,其中长沙人对长沙的创业环境和创业扶持满意度,以3.67的数值高于全国均值0.16个百分点。

田野科技创始人,田野,老家在陕西农村,爸妈种了一辈子地,小时候,他就梦想着能给爸妈设计一辆能自己耕田的拖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