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保存最完整的古县城城墙新登老城墙重见天日

浙江保存最完整的古县城城墙新登老城墙重见天日它状如莲花,围起一座山城,守护一方安宁

拆去钢筋水泥,还你一朵“古莲花”

敖犬形容家中成员是「4人3狗的家庭。」(图/翻摄自脸书)

我和姐从小就长年不在家,咕哩的存在,就是希望,她能够替我和姐姐,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能给妈妈多一份爱的寄托。

1、从小咕哩就有先天的心脏疾病。

张宝昌走出新登后才意识到那是独一无二的:新登古城依山而筑,从空中俯瞰,四五米高的城墙犹如一朵莲花,围住一整座山。这在城墙修葺史上十分罕见。城内地势高,住户大多务农,难以形成集市;而城外地势低,反倒商贸云集。因此,新登的商业中心不在城内,而在西门外老街上。

古时筑城有墙必有河。在新登城墙外约50米处,原本环绕着一条6至8米宽的护城河,仿佛一条蜿蜒2400米的玉带维系在其腰间。这条河是当地百姓生活、生产的重要水源。 “砰砰砰……清河了!”每当地保将锣鼓一敲,市农工商、男女老少们都会自动扛上各式工具,主动去清理疏浚护城河。

她离开的当天稍早,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喘着气,但那个呼吸模式已经非常诡异,我看了她一眼,真的感觉她快撑不下去了,对她说:「咕哩!哥哥带你去散步啦!」她听了,终于给了我一个灿烂的微笑,我觉得她回光返照了。

原来这阵子,咕哩每天早晚要打两次点滴维持营养,而给她扎针的是妈妈,还要吃一大堆难吃的药,吃不下去,妈妈还必须想尽各种办法让她吃下去,仿佛一天没把这些程序做到位,咕哩可能随时就会离她远去,我觉得这吃的已经不是药,是互相的一种精神折磨和煎熬。

张宝昌一直盼望着城墙能走出深闺,它能被更多后人知晓。张宝昌的期盼变成了现实。去年12月,他和300多户老邻居一同搬离了城墙根。一场“显城露河”的大行动拉开了帷幕。

这种痛苦,是明知道有病了却又不能做手术冒险的苦。而从她发病到离开世界开始算,前后应该不到两个月时间,只能说,这种病真狠!

2、因为心脏无法承受麻醉后的风险,所以无法做结扎手术。

敖犬家中3只狗活泼可爱,陪伴在身边很长时间。(图/翻摄自脸书)

5月初,杭州富阳新登老城,城墙沿线拆出了近90亩的土地空间,曾隐匿于密密麻麻楼房间的古城墙,连同与其双生的护城河,重见天日。

上世纪50年代后期,为建造新安江水库,移民溯江而下来到新登。当地政府在城墙与护城河间的空地上,为他们造起了移民房。

浙江省考古所研究员郑嘉励说,在浙江省内,大多县府的古城墙已荡然无存,新登留存的可能是目前省内保存最完整的古县城城墙。根据新登镇的最新测量结果,城墙现存完整部分有1714米,高5至7米。在张宝昌看来,这是新登城墙难得的运气——依山而筑,不受现代交通发展的影响。可在高楼林立的掩盖下,人们已经难以捕捉到新登城墙的身影。

咕哩个性温和,善解人意,灵性强,是一只很乖的狗狗,自从妈妈开始和她一起生活的那天开始,我可以从妈妈的笑容确定,咕哩已经开始执行她的使命,而且做得特别棒,而咕哩也因为妈妈百分之百的爱,也特别的幸福。

时间往前推,当时发病初期,我正在内地拍戏,姐姐在上海工作,妈妈为了不让我们担心,还隐瞒了一些时间才告诉我们,但其实咕哩与妈妈,早就开始过着与病魔对抗的苦日子。

而就在前天大约凌晨2点,咕哩走了

他们几乎形影不离,他们是互相陪伴的精神依靠,这样的日子,七年过去了。

敖犬家中7年爱犬咕哩离世。(图/翻摄自脸书)

张宝昌翻阅县志的时候,才发现新登城墙太有故事了。

咕哩,一只奶油色的博美狗,因为毛色像栗子所以取名咕哩,她的主人,是我的妈妈。

新登的建城可追溯到唐朝。但是到了明嘉靖年间,城墙“年久倾圮,砖石无存,土淤平坦,不足以限人出入”。此时,倭寇骚扰东南沿海。为保百姓平安,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县令范永龄依山筑城。

大学毕业后,张宝昌回到新登教书。他时不时会带学生们围着城墙走。也是从那时起,他眼看着城墙一点点被钢筋水泥吞噬。

后来,有了钱的新登人也依样画葫芦,大量三四层高、紧贴城墙的民宅在城墙外拔地而起。还有些人甚至肆意将砖石拆去打墙脚,还有人在护城河上铺路,封盖,侵占护城河的空间来造房。新登古城城墙垛口的砖几乎被拆尽,北侧的几段城墙被撬得满目疮痍;护城河越来越窄,鱼虾消失匿迹;几座城门也相继湮灭。

一条绵延近两千米的古城墙,静默伫立,围拢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状如莲花。它修建于明朝,位于杭州西南一角,守卫了一座千年古城的近500年时光,也是目前浙江省内保存最完整的古县城城墙。在被房屋淹没了近70年后的今天,阳光终于再次把它唤醒。

2012年,我们家多了两个新成员,敖弟与咕哩,2014年,又多了一个敖妹,就这样,我们是四人三狗的家庭。

幸运的是,新登城墙的根基还在,城垣环圈更是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3、随着年纪越大,子宫蓄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也开始引发其他病症。

明知爱犬有病却无法手术,敖犬字里行间尽是心疼,「从她发病到离开世界开始算,前后应该不到2个月时间,只能说,这种病真狠!」他感觉到咕哩不想被看到病痛的样子,时常背对着家人,发现狗狗呼吸诡异,主动说「哥哥带你去散步啦」,一瞬间见到爱犬灿烂的微笑,没想到,当晚半夜2点,在妈妈的房间中默默离世。

哥哥想跟你说:「咕哩,谢谢你这七年多给妈妈的贴心陪伴,也谢谢你这几年给我们大家的快乐,谢谢你跟敖弟妹一起长大,你的任务已经达成了,你做得很棒,哥哥真的很感谢你!也恭喜你不用再受病痛折磨,不用再打讨厌的针,吃难吃的药,你是很棒的狗狗,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都很爱你!赶快去投个好胎,下辈子好好享福吧,敖弟妹也会想你喔,大家都来送你去当天使,以后我们都会来这里看你,你放心,一路好走咕哩!」

杀青后回家的这三四天里,我看到的已经不是以前可爱的胖咕哩,那个模样不多形容了,最难受的,以前我叫她名字,她会给我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举起手要give me 5,但现在我叫她,她只是把身背过去,好像在躲避,不想让我看到她这个样子,她已经没有力气了,只能把剩下的注意力放在怎么顺利吸到下一口空气。

后逐渐被钢筋水泥淹没

古城墙如何修旧如旧?新登镇规划建设办主任张建强告诉钱报记者,新登城墙由数百斤重的青石交错累积而成,经过多方打听,他们从老一辈工匠口中得知,这些青石都是从双联村的一座山上采来的。“我们做过对比,确实一样。”张建强说,他们会采这种青石效仿古法修复。

“铁匠、石匠、木匠……当时,每天十多个工种、多达1000多人,挑灯夜战,耗时四个月,紧急筑城。”张宝昌说,由于时间紧急,明城墙的规模仅有唐朝时的一半,长两千多米,但依山而建的它易守难攻,成功抵御倭寇的侵袭。现今,新登留存的城墙便是那时留下的。

敖犬内心万般不舍,但是也庆幸爱犬不用再受病痛折磨,最后写道:「你是很棒的狗狗,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都很爱你!」他的长文让不少粉丝跟着流泪,留言串涌入许多打气回应「咕哩去当个小天使吧」、「不难过了,她会永远记得爱她的家人。」

“先把青石切成条状,每条青石还要手工打磨五个面,花两三个小时,让它们变成像被风雨冲刷过后的模样。”69岁的卢光文一手举着锤子,有些自豪地说,“现在辛苦些,以后我们新登就漂亮了!”

古墙外,城河边,桥巷绕丝弦……86岁的张宝昌至今仍惦念着这样的一座新登老城。一座有着“东南西北”四座城门的老城,张宝昌就出生在西门外的城墙下。他从小在城墙根下长大。 “县政府、孔庙和学校都在城墙内,我们上学、办事都要入城。”

敖犬透露家中成员是4人3狗的家庭,咕哩是一只博美狗,代替自己和姐姐陪伴妈妈,就这样过了7年,没想到爱犬前天病逝。而咕哩本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无法做结扎手术,随着年纪越大,子宫蓄脓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引发其他病症。

果然,她撑不下去了,当天半夜2点,默默的在妈妈的房间离开了,我当下感觉,还不太相信咕哩就这样没了,我在想,我是不是少了位家人了?

我的难过当然远远不及妈妈我替咕哩能解脱病痛感到开心,但我心疼她与妈妈再也不能互相陪伴,这天,怎么会来得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