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人寿大股东易主回应正按监管流程和公司法规定逐一推进相关事项

近日,中国信达发布公告称,银保监会已于近日批准诚泰财险和东莞交投集团联合受让幸福人寿50.995%股权,其中诚泰财险持股30%成为幸福人寿第一大股东。一家是全国性寿险公司,一家是地方性财险企业,这场体量悬殊的收购获得监管批准值得庆贺,随着新股东的入驻,将为幸福人寿制定怎样的战略发展规划值得关注。

7月17日,中国信达公告称,本公司于近日收到银保监会批复,准许公司将所持幸福人寿50.995%股权分别转让给诚泰财险和东莞交投集团。转让完成后,诚泰财险持有幸福人寿30%股权,东莞交投集团约持股20.995%,中国信达将不再持有幸福人寿任何股权。

张晓霞介绍,从著作权法角度出发,独立创作完成的表达构成作品。

同时,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著作权委员会主任、审判监督庭庭长张晓霞也指出,此类问题涉及诸多细节,在法官判定时,个案的每一个细节都可能会导致定性发生变化。

此前,本报记者曾从幸福人寿处获悉,曾以工作组组长身份进驻该公司的诚泰财险董事长王慧轩,已经正式担任幸福人寿的临时负责人,但其并未出现在幸福人寿高管人员名单之列,幸福人寿也未见相关消息披露。2020年7月已近下旬,保险公司也将进入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的披露时期,幸福人寿的高管名单或许也会有所变化。

张晓霞说,“随着文化生活不断繁荣,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是著作权人,如果对侵权行为制止不到位,最终会影响创作的积极性。另一方面,在保护权利人的同时,我们也不能让网络用户举步维艰。我们要在保护权利人和鼓励文化传播之间,结合具体事实和法律做出判定。”(完)

幸福人寿方面,2019年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0.76亿元,保险业务收入则下滑10%至82.47亿元。2020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45.76亿元,同比增长17.6%,净利润则为-0.35亿元。

法院认定,涉案综艺节目视频展现内容的独创性程度符合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要求,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2019年6月,中国信达首次公告拟出清幸福人寿股权。对于出清幸福人寿的原因,中国信达曾表示,是为了落实有关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幸福人寿不太理想的经营业绩也是促使中国信达出清股权的重要因素。

不过,2015年中短期存续产品销售火爆,幸福人寿扭亏为盈,并且连续三年保持盈利,2015至2017年,其净利润分别达到3.35亿元、0.18亿元、0.49亿元。这也让股东多少重拾了一些信心,这种信心也直接反应在对幸福人寿的增资中。

短视频的著作权如何界定?

在幸福人寿成立最初的三年里,通过快速铺设机构,其保费收入也实现了快速增长,到2010年,其已经设立省级分公司22家,保费收入在行业内的排名也达到第17位。

回顾历史,幸福人寿是中国信达在2007年为了救助问题金融机构,进行问题机构托管过程中所组建。其成立于2007年11月,初始注册资本仅11.59亿元。

如此一来,幸福人寿股东数量也将从17家变为18家,除了上述两大股东外,持股超过5%的股东还包括:三胞集团(14.18%)、深圳亿辉特科技(9.27%)、陕西煤化集团(8.19%)、深圳拓天投资(7.10%)。

第三方版权服务机构12426版权监测中心今年4月发布的《2019年中国网络版权监测报告》指出,短视频/自媒体已成网络传播主流,但同时短视频领域存在搬运、剪辑、词曲改编翻唱、背景音乐及图片等侵权风险。

人们只要在手机上刷一刷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就可以了解关键剧情走向和亮点。

但有保险中介机构人士分析,从渠道来看,幸福人寿的22家分支机构,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诚泰财险破除短期内分支机构有限的弊端,实现成本的把控,但基于财险、寿险产品需求程度、目标用户、产品复杂度、专业领域等差异,销售团队不会出现较大的交叉性。

2011至2017年的七年里,幸福人寿的股东几乎每年都会对其进行增资,2015年盈利后,股东的增资力度更是空前,2016年年底、2017年3月的两次增资中,累计出资近70亿元,幸福人寿也由此迈入“百亿资本俱乐部”,注册资本金达到101.30亿元。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短视频追剧、看电影、看综艺了。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冯刚指出,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不影响作品正常使用,也不会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合法利益的,一般被认为是“合理使用”。而在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认为“实质性替代原作品的使用不是合理使用,如果没有实质性替代,可以判定为合理使用”。

但与快速扩张同步的还有净利润的亏损。2009年至2014年,幸福人寿净利润分别为-2.45亿元、-4.5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和-3.93亿元。持续的亏损也使一些股东信心渐失,2014年该公司一度被传拟引进战略投资者,彼时,还曾有消息称阿里巴巴有意入股。

因此,短视频只要具有独创性的表达,符合《著作权法》,即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因此,这样的作品当然也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网友在短视频平台催更博主。评论截图

这还只是短视频涉及著作权问题的一个小分支。

尽管如此,对于紫光集团而言,拥有诚泰财险和幸福人寿的产寿险两块牌照,其保险集团的架构已经初具雏形。

2018年,紫光集团出资28亿元取得诚泰财险33%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2019年诚泰保险实现净利润0.35亿元,同比增长48.6%。2020年一季度,诚泰财险实现净利润0.22亿元;原保费收入近3.6亿元,同比增长约15%,增速超过行业的整体增速。

但好景不长,2018年,幸福人寿营收105亿元,亏损却高达68亿元。

据本报记者梳理,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幸福人寿董高监管理层有9位来自原大股东中国信达的人员,占比近四成,包括:董事长刘明、执行董事张希颖、董事张林山、监事李婷婷、合规负责人孙璋、总裁助理马晓平、总裁助理王松、审计负责人周丽华、财务负责人邓金玲。

8月19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举行短视频著作权案件审判情况通报会。

对于新股东将为幸福人寿制定怎样的战略发展规划等问题,本报记者曾联系幸福人寿,对方仅表示,目前都在按监管的流程和公司法的规定逐一推进相关事项。

诚泰财险拿下30%股权成第一大股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曾表示:“一般而言,董事长都是在大股东内部产生,如果大股东发生变化,相应的高管层也会有一些新的调整。”

朱俊生曾告诉本报记者:“管理层的变动会使险企未来发展面临两种情况,一种是可能变化较大,新股东和原来的股东想法不一样,那么整个经营策略就会调整。另一种可能变化不会很大,因为寿险业有自身的发展规律,不管是原来的股东还是新股东可能都会遵循寿险业经营规律。”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张晓霞表示,随着抖音、火山、快手、梨视频等新媒体平台的迅速风靡,短视频因适应人们对网络信息接收迅速、及时的特征而逐渐成为互联网中的一个新兴产业。同时,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也为著作权的保护带来了新的挑战。

冯刚认为,“如果没有实质性替代,为介绍评论一部作品而使用作品中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合理使用。”

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在短视频平台上那些用一分钟解读一部电影、点评电视剧的视频到底是否侵权?

对于收购幸福人寿的原因,诚泰财险曾直言,“此笔股权受让有利于诚泰财险基于客户视野提供一体化的保险保障服务,有利于利用投资标的22家省级分支机构的网络资源,推进机构建设和交叉销售”。其还强调,与幸福人寿的“产寿结合”也是紫光集团综合布局的重要考量。

2019年1月,中国信达发布盈利警告,指出2018年净利润较2017年同期下降30%左右,其中原因之一为权益类资产受资本市场冲击影响,幸福人寿产生了较大的归属于中国信达股东的应占亏损。

《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对权利进行了限制,规定了“合理使用”的十二种具体情况,即符合该情形的,不必征得权利人的许可,也不必支付报酬。短视频中涉及很多素材,在涉及他人作品的情况下,同样需要考虑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再来看幸福人寿的新股东诚泰财险,后者的背后是紫光集团。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旗下的高科技企业,目前是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企业。由清华大学旗下清华控股持股51%,由赵伟国旗下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持股49%,董事长为赵伟国。紫光集团下设多家核心子公司,包括紫光股份(45.680, 0.94, 2.10%)、紫光国芯、紫光控股等上市公司。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监督庭法官崔宇航现场分享了几个涉短视频的著作权侵权案例。

此类作品虽然属于访谈类节目短视频,但其中有解说字幕、画面插播、画外音、镜头切换、特效及特写,节目结尾处还有嘉宾向主持人提问及主持人回答,系通过镜头切换、画面选择拍摄、后期剪辑等过程完成,其连续的画面反映了制作者独特的视角和富有个性化的选择与判断,表达了与主题相关的思想内容。

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案件来看,主要有这样几种侵权类型:一是将他人制作的短视频提供到网络上进行传播;二是利用他人作品通过表演等方式制作短视频;三是利用他人制作完成的视频或作品进行重新组合制作短视频提供到网络进行传播。

但这些短视频有版权吗?

在字节跳动诉爱奇艺案中,原告字节公司主张被告爱奇艺公司运营的爱奇艺网未经其许可向用户提供“郭德纲聊各地夜生活经历”访谈节目的短视频在线播放服务,侵害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不过,认定合理使用需要结合具体案情并综合使用情况来判断,原则上不得影响原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

在这些短视频中,剪辑博主们会介绍剧情的精华部分、节目亮点,也会提炼出其中的“爽点”或“痛点”,同时给出一些自己的点评。有些博主因其犀利的点评、独特的风格,还吸引了一大批粉丝。

幸福人寿股权被挂牌上海联交所后,引来了各路资本的追逐,其中不乏招商局和深投控这样的大型机构。但最终,以地方性险企诚泰财险以及地方国企东莞交投胜出,为这场历时一年余的股权交易画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