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互联网或将产生数倍于移动互联网的机会

疫情催生了新场景下的新需求,机器人替代酒店服务人员送餐、送物品;无人车在疫区配送水果蔬菜;AI、AR等黑科技协助快速测温……智能互联网正在产生数倍于移动互联网的机会,科技与行业结合带来的势能开始显现。

“智能互联网的想象空间非常大,我们把智能互联网的脉络分成了5大关键的技术,最前端就是IoT,即万物互联,这也是智能互联网的典型特点,万物互联不能简单理解为IoT, 它意味着实时在线、实时工作。它收集到的数据,是由人工智能来进行分析和处理的。第二个是边缘计算,其中5G是一个关键的基础性支撑技术,将IoT设备和‘云’连接起来。第三个技术是‘云’,未来所有的软件将呈现云化趋势。第四个技术是大数据,企业第一波浪潮是IT的基础信息化,诞生了SAP、Oracle这些以信息化为突破的超级巨头公司。第五个技术就是人工智能。”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合伙人宋春雨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第二波的企业数字化、数据化浪潮下,也会出现类似SAP和Oracle的新巨头。

假说一 远古大分子。有一些大分子,比如RNA、DNA以及蛋白质开始或独立或彼此协作地复制自身,这个阶段可以称为“分子生命”。然而在一片祥和的分子生命中却产生了一个异类,那就是包括现存所有生物的最近共同祖先“露卡”(LUCA)在内的一些分子生命,它们发展出了一个改变了生命法则的结构,那就是细胞。拥有膜结构的细胞可以更好地保护其中娇弱的RNA和蛋白质等核心大分子,极大增强了这些生物的适应力,意味着它们会把原始的分子生命摁在地上摩擦。有一种假说(The Virus-First Hypothesis)就认为,病毒正是原始分子生命世界的“遗民”。这个假说一度十分盛行,毕竟病毒的构造是如此简单,乃至简陋,它们与细胞生命的差异又是如此巨大。

在疫情期间,宋春雨团队对智能互联网的脉络进行梳理和研究。“行业分析让我们更加坚信,智能互联网将产生数倍于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通过智能手机来上网,而智能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创造的IoT设备数应该是几千倍于移动互联网时代。”宋春雨说。

来自同胞的温暖还不止于此。长期生活在智利,缺少中式调料成为他们大展厨艺的拦路虎。Cindy在当地的一家华人商城里发现了不少中国食品。“结账时出现了‘中国式’买单场景:几经推让后,我们不好意思地免费抱走了一大包东西。就连最紧缺的口罩,他们都给我们在下一批到货时预留了一盒。最后,我们还在老板的家中,享用了丰盛的中式晚餐。”

“华人的援手在身边”

2019年,Cindy与先生背上行囊,飞往美洲开启环球之旅。在美国短暂停留后,他们深度畅游拉美8个多月,在墨西哥、危地马拉、古巴、厄瓜多尔、秘鲁、玻利维亚、阿根廷、南极等地留下了足迹。没想到,2020年的一场疫情,将他们困在了智利南部艾森大区(Aysén)的首府科伊艾克(Coyhaique)。

通过网络,Cindy和先生以每月5200元人民币的价格在当地租了房子,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一住就是3个月,而且还要继续住下去。在向中国驻智利大使馆报备了信息后,他们收到了大使馆寄送的抗疫物资——200个口罩。Cindy随后在自己的环球旅行日记中写道:“好消息永不落单。在向中国驻智利大使馆报备信息后,我们得到了回音,领保工作人员在关注着我们,我们是有被看到的。希望一切如常,早些回家。”

近日在网络上,有网友提问,因为第一波投资基本结束,人工智能技术是不是已经到头了?“我们团队最近分析的结果显示:人工智能对于行业的渗透,还有非常多新的商业模式,等待优秀的创业者去挖掘。”宋春雨说,智能互联网仍有巨大的投资机会,“我们依然把人工智能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点。智能互联网的核心技术,并不是单一作用,而是共同作用的,我们判断一个优秀的公司的标准是要具备这些核心变量的基础能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Cindy结识了一对从智利首都搬到当地不久的华人夫妇,“他们的热心让我们体验了身在异国他乡的同胞情谊。”在交谈中,Cindy得知这对华人夫妇来智利已有4年。同胞的帮助让他们在科伊艾克拥有了一家店铺,未料刚抵达就遭遇疫情。

边疆航空已经订购了500个红外测温仪,准备好从6月1日开始对乘客进行检测。

在科伊艾克近3个月的抗疫生活中,在遵守当地相关政策、做好个人防护的前提下,Cindy上街采购日用品。据Cindy观察,智利民众的防护做得还不错,基本都会戴着口罩出行。由于智利南部地区只有十几名确诊病例,在经过短暂的社会隔离后,当地逐步解封,一切恢复了正常。

“最好”的病毒,是既不引起太严重的症状(不然搞死了宿主自己也完蛋),但也不能太温和(毕竟宿主身上往往同时寄生着别的病毒,抢资源的时候该下的狠手还是得下)。所以在漫长的演化中,这种博弈会促使病毒最终与宿主达成某种默契,比如说人类与可能会引起普通感冒的鼻病毒就属于这种关系。

在长期的演化中,人类已经和那些从远古祖先开始一路陪伴的病毒达成完美默契了,与从家畜那里来的病毒,比如麻疹、流感等等,磨合得还不完美,但多少有点默契,所以极少引起很严重的疫情。唯独来自野生动物的病毒跟人类丝毫没有一丁点磨合,因此引起大瘟疫的疾病几乎全部来自野生动物。因此,希望大家平时尽量远离野生动物,包括流浪动物,更不要去饲养、食用野生动物。

根据分子生物学检测,很多转座子都拥有和病毒非常相似的基因序列,两者将自己整合进宿主细胞染色体的机制也高度相似。尤其是其中的“病毒样逆转录转座子”(Retrotransposon)与某些病毒简直相似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唯一的不同只是这些转座子还不能像病毒一样在细胞之间迁移而已。

朋友们经常通过网络给Cindy夫妇打气、支招,让他们安心宅家抗疫。与此同时,几位当地华人的帮助也给他们的“留守”生活带来了直接的便利和安心。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已经到了红利的尽头,那么,2020年就是智能互联网的元年。

因为学习过一个多月的西班牙语,Cindy在当地出行基本无障碍。“问路、购物一切顺畅,当地民风淳朴,没出现过对华人不友好的行为。有次外出乘坐Uber,司机和我们说这里很安全。”

球员们被鼓励在焦虑时采用腹式呼吸法,视频还教导球员们:“足球不是最重要的,健康和安全才是。”

在宣布为乘客测体温之前,比夫尔刚刚取消了该航空公司推出的一项争议性措施,即允许乘客多支付39美元以保证中间座位是空着的,这一提议迅速遭到批评。众议院交通委员会主席、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彼得·德法齐奥(Peter DeFazio)指责边疆航空公司“利用(乘客的)恐惧心理获利”。

然而病毒的身世到这里却依旧扑朔迷离,因为它们根本就不遵循一般生物的演化模式。

Cindy滞留的智利南部艾森大区(Aysén)的首府科伊艾克(Coyhaique)。受访者供图

但是,病毒会变异,有些变异会导致病毒的宿主改变。病毒与新的宿主没有长期磨合的默契,就会出现“下手没轻没重”的问题,其中有些下手特别重的就会给宿主带来致命疾病。

于是就有了病毒起源的第三种假说(The Regressive Hypothesis),认为病毒本质上是堕落的生物。有些单细胞生物在长期寄生生活中,逐渐退化掉绝大部分细胞结构,最终变成了这种“活死人”一般的样子,而像拟菌病毒之流就是刚刚开始堕落的古菌。

在智利的冬季,当地人取暖全靠烧壁炉,这可难坏了Cindy。Cindy的先生每日为点燃壁炉大费周章,华人夫妇知道后,立刻帮他们购买了助燃油。

假说二 “叛逃”的基因。基因也能叛变?对,在这个假说(The Progressive Hypothesis)里,基因为了让自己流传下去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细菌经常会遭受一类叫作“噬菌体”的病毒感染,有些观点认为噬菌体来源于质粒。而人类以及所有动物、植物的细胞和细菌很不一样,我们都属于“真核生物”,细胞当中并没有细菌那样的质粒,但还是有那么一些基因蠢蠢欲动。它们不肯在染色体上好好待着,而是在细胞核里左右横跳,一会儿跑到这个染色体上,一会儿跑到那个染色体上。不过这帮调皮捣蛋的基因倒是有一个仙风道骨的名字——转座子(transposon)。

比夫尔在给国会议员的信中写道:“我们意识到有人担忧我们从安全中获利,但这并不是我们的本意。我们只是想让客户能够选择更多的(座位)空间。”

为什么致命病毒总是来自野生动物呢?让我们从演化的角度分析一下。

本周早些时候,加拿大航空公司成为北美首家表示将在飞行前检查乘客体温的航空公司,这一规定将于5月15日生效。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也宣布将开始使用热像仪来监控机场入境大厅里人们的体温。

2008年,科学家发现了第二种大病毒,将其命名为“妈妈病毒”(Mamavirus),从此一种又一种“大病毒”(Giant Virus)开始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到2013年发现的“潘多拉病毒”(Pandoravirus)更是把最大病毒的记录刷到了1微米以上。

目前已知最大的病毒“潘多拉病毒”,它看上去和一个细菌几乎没什么区别。

不过,Cindy表示,物价因为疫情有所上涨。科伊艾克位置较偏,大部分物资都要运输,疫情期间物资运输有所迟缓,只有肉类比较便宜。“以我们租住的房子为例,是和当地房东直租的,一个月5200元人民币,如果在平时的话估计也就2000-3000元人民币。”

在Cindy分享的环球旅行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 “没有学习、工作的正统理由,长途旅行者也并不想占用有限资源,以不给社会添乱为前提,自我寻求出路。长期旅行经验积累,背包客们自我保护能力和应急意识比较强,在异国也能把自己安排妥帖。”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我们可能已到达东欧。”Cindy表示。随着疫情的扩散,她与先生在3月中旬放弃了赴欧洲旅行的想法,停留在科伊艾克。“选择留在这里,是因为艾森是智利确诊病例最少的大区,生活成本也相对较低。”

比如说病毒在指挥宿主细胞包装病毒颗粒的时候,有时候会把一些宿主细胞的DNA给一块包进去,或者不小心在宿主细胞当中留一点点自己的基因。哺乳动物中有一个用来阻止母体免疫系统攻击胎儿的基因,就是某个病毒在一亿多年前不小心落在我们细胞中的。而在病毒跨物种传播的时候,经常导致基因从一个物种转移到另一个物种。

“当地人对华人很友好”

从此,病毒与某些单细胞生物的界限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比如说“拟菌病毒”的结构与基因和一类叫作“古菌”的单细胞生物非常相似,唯一的不同是,拟菌病毒丢失了一部分自主完成细胞分裂的关键基因,所以不得不寄生在其他生物的细胞当中,利用宿主的细胞来生长繁殖。

登机前,旅客和机组人员将在登机口接受体温检查。如果有人的体温是38度或更高,他们将在门口停留大约10分钟,然后再进行检查。如果第二次体温检查仍然是38度或更高,乘客或机组人员将不允许乘坐航班。

因为疫情, Cindy与先生被迫停下旅行的脚步,但生活的脚步还在继续。谈及未来,Cindy表示或许会选择创业。“未来打算在华推广南美特色商品,南美的优质产品值得被更多中国人使用。”(宫晓菲)

2003年,科学家发现了一种非常不讲道理的病毒——“拟菌病毒”(Mimivirus),这个病毒的体型达到了0.4到0.5微米,在显微镜下看都快跟细菌差不多了。引发这次疫情的冠状病毒都被认为是比较大的一类病毒了,体型也不到0.1微米。

细菌中广泛存在一种名叫“质粒”(plasmid)的小片段环状DNA,这些基因基本上就是一群打工仔、临时工,细菌随时可以从环境中吸收它们为己所用,也随时可以赶走它们。

移动互联网时代促进了智能手机及上下游行业的发展,包括基于智能手机的移动生态APP等。“但智能互联网时代并不只是对消费领域产生影响,对各行各业都是巨大的赋能,比如交通出行领域的无人驾驶、生活场景中的智能家居、工业环境下的机器人等等。”宋春雨说,再比如,呼叫中心,目前全球可能有上百万人从事呼叫中心业务,这些领域未来也会被机器人介入。

在很多细菌中,除了自身原本的DNA以外,还经常会有一些小片段的环状DNA,那些被称为质粒。于是在漫长的演化中,有些质粒学会了一件事:我们不要一辈子打工!这些质粒从打工仔变成了二五仔,反过来把它们的细菌老板给劫持了,夺走了细菌所有的营养来复制自身。随着时间推移,有些质粒就变成了病毒。

(作者:唐骋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

病毒感染的一般流程是:把自己的基因注入宿主细胞当中,然后利用宿主细胞复制自己的基因,并且制造构建病毒颗粒所需的各种材料,最后操控细胞将病毒颗粒的各个零件连同病毒的基因一起包装成新的病毒颗粒,释放出去感染别的细胞。但是在这个过程中,病毒每时每刻都在和各种生物交换基因。

有些病毒经提纯后还能形成结晶,这对于细胞生物是无法想象的。更实锤的证据来自“拟病毒”(Virusoid),它就是一个RNA分子。拟病毒没办法直接感染细胞,但是它可以感染病毒,确切地说是在某些病毒感染细胞的时候通过搭便车来顺便复制自己、扩散自己,从而能引发一些诸如人类丁型肝炎之类的疾病。

假说三 沉沦的细胞生物。进入21世纪以后,一系列发现开始让科学家愈发意识到病毒的起源还有别的可能性。

“意外得来的友情,让我们感到放松,收获了像壁炉中火焰一样热烈的幸福。”Cindy说。

获悉Cindy是滞留在当地的中国游客后,这对华人夫妇主动邀请他们到家中做客,顺便去他们的店里逛逛。了解到Cindy与先生的医用口罩仅剩3枚时,这对华人夫妇向他们赠送了医用口罩。“热情和友好展现得淋漓尽致,我们接受了他们全方面的照顾和帮助,华人的援手就在身边。”Cindy说。